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澳门金沙注册 本土文学

    果木花里的乡愁

    2019-04-28 16:44 保山日报 吴再忠

    01

    p5_b

    p6_b

    p7_b

    阳春三月,是一年里最美的季节,常常被用以指代整个春天。迎面而来的杨柳风不再寒冷,春天让一切变得柔软而温暖起来。行走乡间,一树树果木花将一个个农家小院装点出了融融春意,散发出溢满乡愁气息的芬芳让人沉醉期间。桃梨果木于山村农家,其实不是为视觉而存在,更多的是为了能在果子成熟的季节,满足孩子大人味蕾的享受。

    昌宁的山区农村,最常见的水果,大约就是桃子、梨、李子“三大样”,几乎家家户户、村村寨寨都能看到。“三大样”里,最受追捧的要数桃花。从古至今,桃花都是文人墨客最喜欢吟咏的,所写所画之佳作不胜枚举。春天里,走在田园、村庄,时不时伸出三两枝桃花,总会勾起心底深处的乡愁记忆。儿时房前屋后的果木花里,桃花是最引人注意的,既因其艳也因其有禁忌,因为大人常说玩桃花会得桃花疯,因此桃花是绝对不能玩的。现在想来,大约因为怕桃花遭破坏,结不出可口的大京桃、空心桃、黏核桃、黄心桃、小白桃,不得已编出的善意且美丽的谎言。春风里,站在门前的桃树下,享受春天给予的一切,阳光如条条金丝流淌在片片桃花中,粉嫩的桃花更鲜美动人,装点美丽温柔的春天。桃花似明眸流转、巧笑嫣然、顾盼生辉,“春风十里不如你”。

    与娇艳的桃花相比,李花无疑是一种低调的存在,一如在众多的水果中李子的地位一般。其实,李子同样是山村人乡愁深处的一种日常,过去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都会种上几棵,青脆李、油黄李、大红李、小红李……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滋味,可以从农历五月吃到十月。果子颜色不同,而花却都一样,白白净净似飞雪。李子是平常水果,李花承认自己平常,一如山村人一般,始终保持了一颗朴素的心。山村人的生活如李花一样,纵然肩上压着沉重如山的生活重担,但因心灵里没有负累,身体也不会感到太疲惫,一个饱觉后便能满血复活,笑对新一天的劳累。其实,这样日复一日的劳累、日复一日地复活,看似简单却又充满本真的生活哲学,生活本无须多少华丽的点缀,如一朵李花般朴素而活,或许才是生活的本真,才能清清淡淡而又长长久久。

    与桃、李一样,梨也是昌宁山区农村最传统、最寻常的水果,也是许多代人乡愁里的甜蜜。梨花也以白色为主色调,火把梨、冬梨、香酥梨、小蜜梨、黄皮梨……花都差不多。因为素,梨花也常被忽略,更多山区孩子在意的不是花而是梨。这些年来,人们渐渐发现梨花的素颜之美,却发现寻常人家很难再找到。时代在发展,梨和其它水果一样,大多已规模化种植了,随时随地可以买到,不再像过去那样家家种人人珍惜。偶尔遇到开花的老梨树,爱美的孩子以及大姑娘小媳妇都会拿出手机,在梨花中来个美美地自拍。看着美美地花、美美地笑,便会想起儿时盼梨成熟的样子,还有春天吃着大人省了又省分给的泡梨的感觉。咂咂嘴,越来越能感觉到梨花的美。这也许是一种心灵的回归,一段时间的不珍惜后才发现,心里向往的是一种淡雅的回归,在素素的日子里,享受阳光的柔缓、光阴的静谧,如一杯清茶里品味草木莲心。

    对于70年代及以前的山区孩子来说,父母从集市上给买水果的可能性都极低,因为既没钱又没货,房前屋后果木树的数量是这家人勤劳与否的标志之一。现在的孩子连看也不爱看的苹果,已经是水果中的奢侈品,一年能吃上那么一两个,还得是父母舍得的或者沾了城里亲戚的光。在自己种的众多水果里,被称为“小苹果的花红已经是奢侈品了,种的人家很少,读书、放牛、砍柴、割草时能带上几个去的孩子,总能引来一群‘粉丝’,大家都想尝上几口甜中带酸的滋味。儿时只记得这果子好吃,却记不得花的颜色,直到有一天在一农家门口再次遇到才恍然:原来花红的花不红,而是白里带点粉的样子!”

    昌宁人喜欢吃酸,尤其喜欢吃酸木瓜制作的菜肴,酸木瓜炒鸡、酸木瓜烩菜、酸木瓜醋拌黄瓜……想起来都能让人流口水。于是,家家户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酸木瓜,一边新鲜时就开始吃,一边还得备着干木瓜片、腌木瓜丝、泡木瓜醋,几树木瓜便能吃上一年。木瓜的花分两种颜色,一种是红花木瓜,一种是白花木瓜,既能做佐餐的调料,还能做治病的良药。不过山里人忙于生产劳作,很少有人会去关注木瓜花的美,直到城市绿化把木瓜树作为一种景观种植,许多人才惊叹原来一直忽略的木瓜花也可以这样美。查询资料更是让人吓一跳,两种木瓜竟然与西府海棠、垂丝海棠并称为“海棠四品”,白花木瓜叫木瓜海棠,红花的叫贴梗海棠,这或许是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又或许是忙于生活而忽略了生活中的美。

    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 我在这头, 母亲在那头……”想到这些花儿,心底不禁浮现出了余光中的乡愁诗。不过,山村人的乡愁里的邮票,是无数酸酸甜甜的果子,还有曾经被忽略的春天。

    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    返回首页
    相关新闻
    返回顶部